一只慢蜗

这里是慢蜗,叫我蜗牛就好,欢迎捉虫玩耍提意见。(๑'ᴗ')=͟͟͞͞➳❀

听说维克托今天在家休息?

♡我又回来了,许久没更新了
♡依旧不会起标题
♡︎欢迎捉虫、玩耍,提意见和建议(排版什么的被我吃了)
♡可能有bug
♡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
♡欢迎勾搭玩耍

冰场上大家发现维克托和勇利都没来,大概已经明白了昨天发生了什么事。然而这次他们错了。

“维克托,起床了哦~不能再睡下去了,要不会迟到的。”勇利边穿衣服边叫维克托起床“我知道啦,一会儿就起。”维克托闷在被子里,满满的不情愿。

勇利做好早餐回来看到维克托还闷在被子里“大懒虫维克托,起床喽。”维克托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勇利,我刚刚跟雅科夫请假了。”勇利一脸懵逼“维克托哪里不舒服,用不用去医院?”

维克托听到勇利着急伸出手拽着勇利“实际上今天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睛肿了,还有点疼。”

勇利一下就放松了下来“来,维恰,让我看一下好不好。这样我才能知道怎么办。”维克托一点点把被子拿掉,左眼确实肿了。

“勇利~我总不能这样去冰场吧,会被他们笑死的。”维克托选择狗带(生无可恋.jpg )“没事的维克托,你还记得我买过的冰敷眼罩吗,用它就好。”勇利到冰箱里取出眼罩“正好家里有两个,换着用好的快点。”维克托拿着眼罩低着头却迟迟不肯带上“怎么了,不是眼睛疼吗,冰敷一下就好了。”勇利俯下身子看维克托,却发现维克托哭了。

“眼睛那么疼的话咱们就去医院吧,不去的话就打电话让医生来家里。”勇利又着急有心疼,维克托就一直看着自己也不给个答案。

“戴上眼罩就看不到勇利了。”对于这个答案勇利虽然很高兴但是眼睛才重要,可是在维克托死皮赖脸的要求下只冰敷了一只眼睛。

‘看起来跟独眼龙一样’早饭的时候勇利忍住没说出来,但嘴角却出卖了他。

‘勇利居然笑自己,这个绝对不能忍,等好了一定要报复回来。’维克托默默的立下flag。

到了下午

“勇利~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好多了?感觉比早上好多了。”维克托摘了眼罩兴冲冲的跑到勇利面前。然而万万没想到勇利再切洋葱准备做罗宋汤。

“勇利为什么在切洋葱,我的眼睛啊。”维克托下意识的去揉眼睛。

“维恰,别动。”勇利洗了手拿出来在冰箱里的眼罩把维克托送出了厨房。

“勇利~你不要我了吗?我给你添麻烦了吗?”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突然委屈,自己没做什么让勇利讨厌的事怎么就被‘请’出厨房了呢?

勇利揉了维克托的头发“今天维恰要好好的休息,这样眼睛才能好哦~”

维克托直接搂住勇利的腰,用头蹭勇利的肚子“我还以为我眼睛肿了勇利不喜欢我了呢。”

虽然维克托看起来很可怜可手一直在勇利的腰上揉来揉去,勇利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维...维...维恰我还要做饭呢!我先走了!”

勇利回到厨房穿好围裙继续准备食材。

然而维克托今天也在脑补勇利裸体围裙的样子。

END

碎碎念念:其实维克托的眼睛就是有点上火了,而且勇利的冰敷法对于偶尔眼睛肿还是比较管用的(这个还要根据个人体质)。最近各种开会,到了大学莫名其妙忙成狗。因为自己的胃还要跑医院(虽然已经预约了胃镜),虽然很久没更新但我真的没有弃坑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