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慢蜗

这里是慢蜗,叫我蜗牛就好,欢迎捉虫玩耍提意见。(๑'ᴗ')=͟͟͞͞➳❀

疼痛的耳朵和断了片的晚上

♡我又回来了,许久没更新了,这是个脑洞片段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依旧不会起标题
♡︎欢迎捉虫、玩耍,提意见和建议(排版什么的被我吃了)
♡可能有bug
♡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
♡欢迎勾搭玩耍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只记得昨天跟克里斯去喝酒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卧室的门开了“已经醒了吗?头还疼吗,”勇利端着一杯水做到床边“都跟你说过了的少喝一点,下次喝多了我可不管你。”维克托接过勇利手中的水喝了一口“好甜,是蜂蜜呢,勇利果然最爱我了,”把水一口气喝完了打算新的一天从跟勇利撒娇开始“我要勇利亲亲才能起来。”不过维克托扑了个空“维恰快起来,洗个澡,我去做午饭了。”

勇利为了不被维克托再次‘攻击’留下一句话就出去了,维克托撒娇不成在床上打滚赖床,突然觉得左边耳垂疼了一下‘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手摸上耳垂有个硬硬的东西,不详的预感突然涌了上来,跑到浴室的镜子前,耳朵上有个闪闪的东西。耳钉?什么时候的事?

另一边在厨房做饭的勇利听到了维克托绝望的声音“勇利!!!”

碎碎念念:大学忙成狗好久没更新了,也好久没写了,晚来的新年快乐请收下,比心心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