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慢蜗

这里是慢蜗,叫我蜗牛就好,欢迎捉虫玩耍提意见。(๑'ᴗ')=͟͟͞͞➳❀

胜生选手为什么在冰场崴脚了

♡不会起题目
♡日常短篇
♡欢迎捉虫调戏

勇利今天在训练的时候很不专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啊....疼...”维克托听到勇利摔倒的声音赶忙滑了过去“勇利,怎么样,摔倒那了?”勇利见维克托那么慌张自己也只是稍微崴了一下脚而已“没事的维克托,只是稍微摔了一下。”雅科夫也看出今天勇利不在状态就让维勇夫夫提早结束了训练。

在更衣室里“勇利,你的脚腕怎么肿了,是不是今天摔的那一下?”不给勇利任何解释的时间换好衣服就抱着勇利就到队医那里。队医也只是给了一些外用涂抹的药和冰敷袋,并帮他们向雅科夫请了假。雅科夫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办法。

回到家维克托先帮勇利换了衣服,把人安置在沙发上,嘱咐半天不要乱动以后自己才去换的衣服。把手洗干净拿出医生给的药,搬了一把矮一点的椅子坐到勇利面前。一脸责备的质问:“勇利,今天训练的时候又在想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虽说是质问但是手上动作很轻,把勇利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拆开药的包装,挤出药膏一点点的揉搓着“其实我...嘶....疼。”维克托刚刚下手重了点“啊,抱歉勇利,我没注意到。”勇利又开始支支吾吾“没关系的勇利,告诉我吧,没有及时发现也有我的责任”维克托捧起勇利的脚落下了一个吻“其实..就是....那个...今天训练的时候有点...腰疼...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毕竟..昨天....”勇利抬头看到维克托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让自己继续说下去“昨天...晚上..都...都怪维恰....疼疼疼...”维克托听到勇利的话自觉把它翻译成撒娇,一不留神手上的力气就大了些“这种事情勇利明明可以直说的♡大不了跟雅科夫说一下请一天假嘛~”勇利涨红了脸“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

勇利并不想理这只摇着尾巴的狼,可是自己的脚还在他手里。维克托见勇利不再说话坏心眼的轻轻挠了一下脚心“维恰!别...好痒的。”放下药膏维克托想把眼前可爱的小猪吃干抹净的时候勇利却一本正经起来“总之我的伤是因为维恰昨天太过分导致的,所以在我伤好之前维恰都不能碰我。”

勇利的脚腕已经肿了好几天了,维克托每天只能帮勇利抹药膏,吃吃豆腐,有的时候接吻还会被拒绝。现在维克托只盼着勇利的伤快点好,否则自己就要控制不住了。
END
日常碎碎念念 :记得7月7号考完科二太高兴了,8号出门买东西的时候就把脚崴了,到十几号还在肿,脑洞出了这个文,欢迎捉虫调戏。

评论(2)

热度(53)